王者荣耀妲己的被吸胸|王者荣耀妲己十大禁图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維權保優 > 正文

重陽節關注老年話題 以案說法給老年人維權支支招

2015-10-22 14:33:13   來源:品牌315:網易新聞    點擊:
          

          隨著我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人口老齡化的進程隨之加快,涉及老年人維權的熱點話題也在不斷升溫。據南陽市中院統計,近年來,在審結的涉及老年人維權的案件中,贍養、再婚、財產處分等侵害老年人權益的案件呈逐年增長趨勢。值重陽節到來之際,大河網邀請南陽市中院法官結合審理過的案件進行點評,用以案說法的形式提醒老年人,當合法權益受到侵害時,要懂得正確運用法律武器,為自己的晚年生活撐起一片多彩的“夕陽紅”。
 
        不孝子虐待生母致死獲刑
    
         

 
  案情回放
 
  已經82歲高齡的被害人王老太是河南省方城縣四里店鄉某村農民,其與丈夫馬先生共生育二男五女。幾年前,王老太的丈夫因病去世,丈夫去世后,子女們經協商,決定讓王老太跟隨兒子馬某一同生活。
 
  起初,馬某對老母生活起居照顧尚可。但后來,隨著王老太年歲增大,身體便一天不如一天。后來王老太生了一場大病,患上了偏癱,生活逐漸不能自理。“久病床前無孝子”。王老太生病后,馬某逐漸喪失了耐心,覺得母親是自己家庭生活的累贅,經常對母親惡語相向,后來干脆升級成推搡和毆打。不堪忍受折磨的王老太,自殺身亡。
 
  案發后,馬某投案自首。方城縣法院經過審理,以虐待罪判處馬某有期徒刑三年。馬某接到判決書后不服,提起上訴。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遂作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的終審裁定。
 
  法官說法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二庭法官張賀解釋說,我國《刑法》第二百六十條規定,虐待家庭成員,情節惡劣的,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被害人重傷、死亡的,處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虐待行為一般都會不同程度地給被害人造成精神上、肉體上的痛苦和損害。本案中,因馬某的長期虐待行為致使母親自殺,就符合“情節惡劣”的構成要件。刑法針對家庭成員之間的犯罪專門規定了兩條罪名,除了虐待罪之外,還有一個是遺棄罪。遺棄罪是指對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沒有獨立生活能力的人,負有扶養義務而拒絕扶養,情節惡劣的行為。
 
  那么,老年人在遭遇贍養義務人虐待或遺棄情況時,該如何采取措施保護自己呢?張賀法官補充說,在農村地區特別是老人長期患病的家庭,虐待遺棄老人的行為多發,遇到這種情況,老年人首先要摒棄“家丑不可外揚”的錯誤觀念,一定要勇于揭發贍養義務人的惡行。其次,不要有“忍氣吞聲”的念頭,義務人的惡念有了第一次就會有后續的第二次,一定要采取適當的措施,避免自身遭受更大的傷害。第三、在遭受不正確對待時,一般不要極力反抗和語言威脅,以免給自己造成更大的傷害,然后看準時機向其他親屬求助,并尋求政府部門和司法機關的幫助。第四,不能有輕生念頭,子女不孝順不完全是自己的過錯,切莫一時想不開。
        
      壞分子專騙老人要做防范

         
 
  案情回放
 
  被告人趙某、任某(另案處理)和孫某利用農村留守老人防備意識弱,封建迷信思想嚴重、容易上當受騙等特點,展開詐騙。
 
  2014年夏,三人合伙分別假扮問路人、帶路人和神醫孫子等不同角色,謊稱陳老太在外打工的子女有“血光之災”,如果想消除災難必須聽從安排,將1萬元現金放到指定位置,再完成神醫指定動作之后取出方可。如法炮制的陳老太在完成相關要求后,返回原地卻發現錢已經失去蹤影,騙子也早已不在現場。
 
  案發后,被告人趙某、孫某主動退還全部贓款。2015年3月,河南省桐柏縣人民法院以詐騙罪分別判處被告人孫某、趙某有期徒刑七個月,并處罰金5000元。
 
  法官說法
 
  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刑一庭法官楊玉娟解釋說,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使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通常認為,該罪的基本構造為:行為人以不法所有為目的實施欺詐行為被害人產生錯誤認識被害人基于錯誤認識處分財產行為人取得財產被害人受到財產上的損失。我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規定,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罰金或者沒收財產。本案中,趙某和孫某的行為就構成詐騙罪,屬于數額較大的范疇。
 
  楊玉娟法官進一步解釋說,通過我們近年來所審理的案件看,涉及農村“留守老人”的詐騙犯罪案件較多,一些騙子專門利用“留守老人”法律意識淡薄、迷信思想嚴重等特點,特別是利用他們子女多在外地務工,老年人對子女健康和平安比較關注的心理,“組團”到農村以“消災”之名行騙。楊玉娟建議,老年人首先要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要知道世上并沒有“鬼神”之說,要從心理上自覺清除封建思想余孽。另外,遇到陌生人搭訕,一定要提高防范意識,如果對方聲稱是子女或其他親屬的熟人,一定要抽空和家人聯系核實后,再做決定。特別是涉及到錢物問題時,最好先找理由進行搪塞,找熟人征求意見后,再行處理,避免一時腦熱做出不適當的舉動。
 
       老父親起訴精神贍養獲準

       
 
  案情回放
 
  家住某縣城的孫大爺是位退休教師,兩個孩子均在市區上班。老伴去世后,子女們提出讓孫大爺到市區居住,但孫大爺在沒有棋友、“老伙計”的城市根本住不習慣。回到家后,子女們由于工作忙碌,除了定期給孫大爺打電話和寄錢外,很少回家看望。
 
  2013年,賭氣的孫大爺一紙訴狀將兒子和女兒告上法庭。和其他贍養案件不同的是,孫大爺并沒有請求子女承擔贍養費用或要求跟隨子女生活,而是要求兩個子女每個月至少回家一趟,和自己一起待上半天。孫大爺的兒子和女兒被突如其來的法院傳票驚呆了,但也立即認識到了自身在“贍養”父親方面存在的不足。最終,案件在辦案法官的調解下,孫大爺主動提出撤訴,子女們也當庭向孫大爺道歉,并表示即便再忙,每個月也都會帶著孩子回家看望父親。
 
  法官說法
 
  鎮平縣人民法院庭長郭云鐵介紹說,我國《婚姻法》第二十一條規定,父母對子女有撫養教育的義務,子女對父母有贍養扶助的義務。《老年人權益保障法》第十一條規定,贍養人應當履行對老年人經濟上供養、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義務,照顧老年人的特殊需要。對老人進行精神上慰藉所包括的內容和范圍很廣,包含道德和法律兩個層面,從道德層面上看,要求子女要有孝心和孝行,盡可能順從和滿足老人不過分的要求,盡量做到對老人無微不至的關懷,使老人感到順心舒暢。從法律層面看,對老人進行必要的探視或看望,多和他們交談,疏解他們內心的“空虛”和失落是不可缺少的。
 
  郭云鐵分析說,據相關數據統計,中國老年人口已經超過1.3億,占總人口10%。據預測,到2020年,中國老年人口將增加到2.6億,到2050年,將達到4.4億左右。隨著物質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和老年化人口的不斷增長,老人“精神空巢”現象日益嚴重,因此關于“精神贍養”的討論也越來越多。新修訂的《老年人權益保護法》新增了“精神贍養”條款可謂意義重大。但在司法實踐中,單純起訴“精神贍養”的案件還比較少,而且限于執行的棘手性等原因,法院對此類案件更多地還是以調解為主。就這一問題的凸現,郭云鐵建議首先應從國家法律層面對“精神贍養”問題進行細化和明確,尤其要增加可造作性強的懲戒措施,不妨引起“曝光”和誠信機制,來約束和警醒子女在“精神贍養”方面的不作為。第二、媒體能發揮好自身責任,對涉及“精神贍養”的法律規定和相關案例多宣傳報道,努力在全社會形成共同關注“精神贍養”的共識。第三、子女要做到警醒,除了在物質上關注老人生活之外,在精神上也切實履行好義務,負起責任,給自己的孩子做好榜樣。第四、老人在需要子女“常回家看看”的時候,應理性處理,視情況對待,對“孝順”的孩子,響鼓不用重錘,最好能通過談心的方式進行提醒,如果實在不行,再訴諸法律也不遲。
 
  自協商分擔贍養不受保護

        
 
  案情回放
 
  2011年,家住河南省鄧州市的孫大和孫二兄弟倆在親友的主持下,按照當地風俗,簽訂了一份《分家協議》:由哥哥孫大負責贍養父親孫大爺,弟弟孫二贍養母親劉老太,兄弟倆各自將二人養老送終,互不相擾。
 
  2013年9月份,孫大爺因病去世。老伴離世不久,劉老太因中風住院治療,花去醫療費1萬多元。因為弟弟夫妻二人下崗,負擔不起劉老太生活費和醫療費,劉老太要求老大承擔一部分費用。但老大以《分家協議》約定母親生養死葬由弟弟負擔為由,拒絕承擔任何費用。劉老太無奈向法院起訴。
 
  法庭上,孫大對母親的起訴很傷心。他稱,為了讓父母安度晚年,已與弟弟簽訂了“贍養老人協議”,自己按約定為父親養老送終,并未要求弟弟承擔任何責任,現在母親起訴自己于情于理說不過去。鄧州市法院審理后認為,贍養老人是子女應盡的義務,孫大和孫二簽訂的“分家協議”損害了劉老太的合法權益,不能消除法律規定的義務。法院遂作出判決,孫大仍應對母親劉老太承擔贍養義務。
 
  法官說法
 
  鄧州市人民法院庭長王冬澤解釋說,我國法律明確規定,子女有贍養父母的義務。這點不用過多解釋,本案中,雙方當事人對此也沒有異議。就雙方簽訂的“贍養協議”,從性質而言應該屬于涉及身份關系的一個協議。這點我國《合同法》第二條有明確的規定,提出“婚姻、收養、監護等有關身份關系的協議,適用其他法律的規定。”可見,該“協議”并非實質意義上的合同。退一步講,即使該“協議”受《合同法》規范,也應屬于無效合同,因為我國《合同法》明確規定,涉及第三人利益的合同應經過第三人同意,如何合同內容損害了第三方的利益應該是無效的。我國《老年人權益保障法》雖規定,贍養人之間可以就履行贍養義務簽訂協議,并征得老年人同意。但理論和實務界多數觀點認為,這里的“贍養協議”僅可以在贍養的時間安排、方式方法、內容細節上進行約定,并不能“簽訂協議”免除法律規定的贍養義務。因此,從理論上講,“分擔贍養協議”其實存在著先天不足的法律障礙。
 
  針對農村地區“分擔贍養協議”比較普遍的現實,王冬澤建議,群眾最好多學習法律知識,盡可能不要簽訂此類協議,畢竟無論父親或母親都是為子女操勞一生的至親,作為子女都有贍養的義務,有多個兄弟姐妹時,子女應該從自身經濟條件和實際情況出發,以多承擔責任為榮,如果鬧到非要通過這種協議來處理贍養老人的問題,不僅手足之間顯得“生分”,對老人其實也是一種傷害。
 
  老年人再婚子女阻擋無理

        
 
  案情回放
 
  家住鎮平縣城的陳老漢是位退休干部。2012年,老伴去世后,子女們都忙于自己的事業,成了“空巢老人”。參加同事的追悼會,讓陳老漢更感孤寂和恐慌。2014年,陳老漢經人介紹認識了同樣喪偶的張阿姨,興趣相同、身份相同,二人都對對方產生了好感。接觸半年后,陳老漢在朋友們的勸說下,決定給子女攤牌。沒想到卻遭到了子女們的極力反對,認為父親“對母親不忠”、“擔心別人笑話”等等,理由很多。但陳老漢認為,理由就一條,都是手里的存款惹的禍。
 
  陳老漢無奈到法院咨詢,法官耐心向陳老漢介紹了相關法律規定,并主動找來其子女做思想工作。最終,其子女勉強同意陳老漢再婚,但表示要二老及雙方子女到場,事先把贍養、后事及“遺產”等問題講清楚。開明的陳老漢和張阿姨經商量,滿足了雙方子女的相關要求。
 
  法官說法
 
  鎮平縣人民法院庭長楊正武介紹說,老年人的婚姻自由是受法律保護的。《婚姻法》規定,公民有結婚和離婚的自由,任何人不得阻攔、包辦、脅迫、阻止公民的此項權利。子女應當尊重父母的婚姻權利,不得干涉父母再婚以及婚后的生活。不論父母的婚姻關系如何變化,子女都必須履行其應盡的贍養義務。本案中,從法律上講陳老漢和張阿姨結婚,作為子女是沒有任何理由進行阻攔的。
 
  長期從事婚姻家庭糾紛案件處理的楊正武說,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人們對于婚戀問題的認識也在發生變化,喪偶、離異老年人對再婚也正變成一種越來越普遍的現象。通過分析近年來審理的案件和走訪了解發現,老年人再婚的主要障礙和阻力,還在子女身上,其中既有經濟因素,也有心理承受方面的因素,還有擔心負擔增大等方面的考慮。
 
  楊正武分析說,科學研究發現,老年人再婚不僅有利于身心健康,處理較好還能促進子女家庭的穩固。那么老年人再婚時,應注意哪些問題呢?楊正武建議,應加強婚前了解,結婚不容易,再婚更不容易,因此老年人要相互了解對方的脾氣、性格、愛好、文化素養、經濟狀況以及家庭成員組成,尤其是雙方子女對老年人再婚的態度,做到心中有數,避免因再婚不圓滿給自己造成更大的心理傷害。要明確權利和義務,再婚時,要將雙方末成年子女的撫養責任和雙方子女對兩位再婚老人應盡的贍養義務明確下來,以減少子女及其他家庭成員的阻力。要做好婚前財產公證,應在婚前進行財產公證,把各自的財產狀況明確下來,最好還能讓其他家庭成員有明確的了解,以免婚后發生財產爭執。要履行結婚法律手續,這點尤為重要,因為實踐中老年人再婚,辦理結婚登記的比例較低,面臨著很大的法律風險,一旦發生糾紛,將可能受不到法律的保護。
 
 
  老年人處分財產法律保護

        
 
  案情回放
 
  家住某村的朱老漢共有三個子女,子女們結婚后,都和自己分開另住了,除了逢年過節會來看一眼外,平時很少關心朱老漢的生活起居。幸虧朱老漢的侄子比較熱心,平時有個頭疼腦熱的,都是侄子幫著看病、拿藥。挑水、磨面,甚至農活也都有侄子幫忙打理。朱老漢也打心眼里喜歡這個侄子。
 
  2013年春,朱老漢背著子女,找村干部見證了一份遺囑,表示自己百年后,房屋、存款、樹木等全部財產均贈予侄子。2014年,朱老漢去世。他的子女和侄子發生了糾紛,子女們認為,自己老人的財產不能由外人繼承,要求撤銷朱老漢的這份遺贈。
 
  法院審理后認為,朱老漢將財產遺贈給侄子,出于自愿,無證據證明存在脅迫和欺騙,行為合法,遂判決駁回了朱老漢子女的訴訟請求。
 
  法官說法
 
  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長李曉峰介紹說,我國《老年人權益保護法》第十九條規定,老年人有權依法處分個人的財產,子女或者其他親屬不得干涉,不得強行索取老年人的財物。《繼承法》第十六條規定,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人財產贈給國家、集體或者法定繼承人以外的人。本案中,朱老漢在村干部的見證下,立下遺囑將自己的身后財產贈予其侄子,符合法律規定。
 
  李曉峰說,司法實踐中,有關繼承問題的法律糾紛,數量較多的主要有兩類,一類是子女之間在繼承老人財產方面的糾紛,主要表現在女兒的繼承權、繼承份額的劃分等等,另一類就是子女申請對遺贈的撤銷糾紛。對于此類案件,我們會對遺贈的形式合法性、內容合法性進行審查,如果贈與遺囑符合法定形式,確為立囑人真實意思表示,也就是沒有證據證明,立遺囑過程存在脅迫、重大誤解等情形,就應認定遺囑有效。
 
  李曉峰建議說,為了避免身后子女及其他遺產繼承人發生不必要的糾紛,老年人最好在身前確定好遺囑。遺囑可以自書,也可以以他書、錄音、錄像等形式存在,為了增強遺囑的效力,老年人最好對遺囑進行公證。在立遺囑的過程中,首先應保證遺囑內容的明確具體,不能因含糊不清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另外,最好還要全面慎重,要盡可能把全部財產進行羅列,作出財產處置時要慎重。如果將財產遺贈給其他人,最好要像朱老漢那樣,找基層組織進行見證或公證機關進行公正,確保身后遺愿能得到較好執行。

更多>>最新資訊

更多>>活動掠影

更多>>媒體優勢

王者荣耀妲己的被吸胸 炸金花手法和技巧 牛牛看牌抢庄赢钱技巧 欢乐生肖玩法讲解 河北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时时中奖规则 快三回血规律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11选五倍投计划软件 安卓麻将 双色球中奖查询器 pk10模拟投注手机版 时时彩技术交流论坛 彩票怎么做计划 拉人玩时时彩的套路 500彩计划软件 宝马棋牌下载